电影区 制服丝袜 亚洲日韩 欧美性爱 偷拍自拍 卡通动漫 国产三级 女同另类
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长篇连载 情色幽默 淫妻交换

【三国之女骑天下】【第四章:你方唱罢我登场】【作者:美腿阿姨】

9天前   ·   长篇连载


  【三国之女骑天下】【第三章:满园春色】【作者:美腿阿姨】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杏吧论坛.cc--原创作者:美腿阿姨

       第四章:你方唱罢我登场

  马蹄声滚滚,震得地面的碎石与砂砾纷纷跳跃起来。

  官道上,北宫伯玉手并不勒马便挽长弓对着一只狍子,箭头挂着风声而“呜呜”鸣叫好似鬼哭,一箭射入鹿眼,瞬间打得那鹿原地打了几个滚便再也起不来了。

  北宫伯玉的马队继续在前行,他只是微微一探身就将那狍子拽上了马,继续向着北方而去。

  太平道总坛,张角:“什么北宫伯玉走了?到底发生了什么速速说来。”杏吧首发

  那个迎接北宫伯玉的使者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他是如何迎接北宫伯玉,又如何去看张府内有人打架。以及北宫伯玉对对我样貌的猜测。

  张梁:“唉,都说那北宫伯玉是个英雄好汉结果依旧是个怂包软蛋。”

  张宝:“唉,三弟不可造次。”杏吧首发

  张梁:“哼,匈奴人,我们过去就不该请他们来。还当这是大汉初年吗?现在的匈奴就是断脊之犬。难道我还怕他不成吗?”

  张角大喝到:“够了,当着各位大王的面你还敢大放厥词。丢不丢人?”

  张梁一时间被自己的兄长训斥的无言以对,于是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乌丸王塌顿。杏吧首发

  乌丸王塌顿呵呵大笑道:“大贤良师不必烦恼,人公将军(张梁)所言也是不差。如果是冒顿单于活着,天下谁不仰其鼻息?只可惜英雄已归黄土,留下的儿孙早已经败坏了老单于的基业。再说那南匈奴总共人口不足十万,还多是老弱妇孺。他们那点家底,打打草谷还行。如果大汉较起真来,嘿嘿。不用大汉天子派一兵一卒,单就是我统领的三王便可以将他们南匈奴打得俯首帖耳不敢造次。我与您和人公将军相交莫逆,所以大贤良师尽管放心做事。虽然我族中之长老大多反对我发兵攻汉。但您背后的侧翼,您完全可以交给我。只要北宫伯玉敢对着您的地盘伸出一根手指头,我就可以把那根手指头剁下来。”杏吧首发

  张角:“唉,关外的事也只好多多麻烦蹋顿单于了。”杏吧首发

  蹋顿只是大汉册封的王爵,并非单于。单于则是名正言顺的一国之主。这样的话从张角最终说出无疑是表示自己一旦大业成功边立刻会承认蹋顿漠北之王的地位。这让蹋顿这个将宝压在张氏三兄弟身上的人如何不兴奋异常?

  毕竟太平道信徒遍天下这是不争的事实,一旦五年后太平道大业得成。杏吧首发

  蹋顿想到这里就已经兴奋的搓起手来。

  洛阳城,曹府。曹腾在抿着茶水,曹嵩在为自己的老父亲捏着已经有些僵硬的双腿。

  曹腾:“巨高(曹嵩的字)啊,我这样一个阉人,能有你这个儿子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哦。看看我那些老兄弟过去各个都威风八面。可现如今呢?还不是各个都在家里等死,也没个人伺候。我这个瞎了眼的老太监,能有你这么给我捏捏腿,我知足了。”

  曹嵩看着自己的父亲眼角泛起了泪花,他赶忙用袖子擦拭了一下自己的眼泪,随后拿起一条干净的毛巾在曹腾的脸上一边擦拭一边说道:“父亲大人,千万不要这样说。巨高出身于微末之家,本就快要饿死了被父亲收养才有了今天位列三公的地位。父亲千万不要再说这些。”

  曹腾:“唉,我也不是想说这些伤心话啊嵩儿。陛下已经时日无多了。我们这些陪着陛下长大的人还能有几年阳寿?我这辈子能有个位列三公的儿子不亏。”(历史上此时桓帝早已病势。光和本就是灵帝年号)曹腾说着说着,他原本苍白晦暗的脸上居然出现了一丝生机。但那股生机又似乎是夜空中的流星一样眨眼即逝。

  房间内依旧沉寂着,曹嵩只是等待着父亲继续说下去。但曹腾似乎有点乏了并没有继续开口的意思。

  曹嵩:“那么父亲大人,儿子告退了。”

  曹腾:“慢着,听说阿瞒(曹操乳名)不喜欢我给他定下的婚事,是不是?”杏吧首发

  曹嵩赶忙说道:“父亲大人此话从何说起啊……阿瞒……阿瞒他。”

  曹腾是玩了一辈子心眼,看了一辈子别人脸色,也给别人一辈子脸色的人。而曹嵩恰恰是一个不会撒谎的人,他的这点伎俩又怎么瞒得过他的父亲。

  曹腾咳嗽了一会儿笑了,随后问道:“你可知陛下为何让你当太尉?”杏吧首发

  曹嵩:“全赖父亲大人。”

  曹腾:“放屁。全天下都以陛下为昏君,难道你也如此造次?”

  曹嵩赶忙跪下,连连告罪道:“孩儿不敢,孩儿不敢。”杏吧首发

  曹腾继续道:“哼,又是个自作聪明的家伙。我告诉你。陛下是我一手照顾大的,陛下天资聪颖学冠古今。他让你当太尉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你自己。”

  曹嵩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他的眼中充满了兴奋,激动以至于到最后都几乎兴奋的颤抖了起来。他太不可思议了,太难以置信了。这么多年的所学居然不是徒劳无功,自己居然是你不是所有人所想的那样因为自己的父亲而成为三公。而是因为自己。杏吧首发

  曹腾苦笑了一下,随后说道:“我要是说了实话,你可能会恨我。但你这样对我,我还瞒你就是不义。陛下用你的原因就是你蠢。而陛下用苏泉就是因为他有钱……”

  陛下用你就是因为你蠢这句话刺激到曹嵩了,真正刺激到曹嵩了。曹嵩是个好官,他也是个渴望证明自己的官。当全天下都以为他是靠着自己父亲才能坐上太尉这官位的时候,他默默忍受住了所有的嘲笑,因为他坚信总有一天他可以证明自己,所以他勤奋,他勤勉,他任劳任怨。可到头来,他的价值就是“蠢”。

  曹腾嘿嘿笑了一下说道:“很不服气对不对?这就是命。这就是”蠢“得好,”蠢“的对。什么叫百姓啊,就是百人百性。天下的蠢人千千万万。他们蠢可他们连饭都吃不上。你蠢,可你是三公之一的太尉。知道为啥吗?而是你的傻你的蠢让陛下看到了,而这也是陛下需要的。所以你就是全天下命最好的傻人。苏家的钱财也正是我们需要的。当今皇上英明神武假如天若甲年,大汉势必中兴更远胜光武皇帝。可做好事,做大好事最忌讳的是什么?就是半途而废。别的不说单就是聚拢天下之兵充实南北两卫,这就是大好事。可如果两卫军力未成陛下又撒手人寰。那么就是大乱子,天下之兵刚刚齐聚京城,地方空虚。这时候要是来了反贼?唉,这大汉的基业就不保了。最后就是个群雄逐鹿的局面。我问过太医,太医告诉我,陛下这两天的脉象更沉了。所以苏家的事必须保住这个婚约。别说对方也是三公之家,就算对方是个丑妇,是个娼妇。咱们也要八抬大轿将她娶回来。”

  曹嵩:“父亲,可孩儿听说那苏家的姑娘美则美矣,可那是一头猛虎啊。她爱开强弓,骑烈马饮烈酒。河北诸路的大将少有她的对手啊。阿瞒身体羸弱我怕……”

  曹腾:“呸,这点见识都没有。齐桓公尚可娶那钟梨春,奠定齐国百年霸业。如果阿瞒连个女人都糊弄不了,咱们老曹家早晚就是砧板上的一块肉。”杏吧首发

  曹嵩:“这……可我听说她和当地一个豪强的儿子不清不楚。他们两个又是青梅竹马,儿子怕阿瞒接受不了啊。”

  曹腾:“哼,天下的美人儿你喜欢,他也喜欢。当年文皇帝(汉文帝)可以娶结过婚生过孩子的王美人也就是后来王皇后,再后来的王太后,生下了武皇帝(汉武帝)。你的儿子比皇帝还多事吗?你只是听过些野闻,再说了我不怕她有丑事。我还怕她没丑事呢。只有她有了丑事,咱们还好好待她,她才肯给咱们老曹家拼命。你只是听了些野闻。我可有她的画像,给拿去看看吧。这小模样连我这个阉人都心里乱糟糟的。给看看吧。”杏吧首发

  曹嵩接过我的画像在灯下仔细一看不由倒吸了口凉气,说道:“哦,还真是个美人儿。可……”

  曹腾:“别那么多事,就是她嫁过来偷人也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再说了为父在宫里伺候了一辈子男人但看过无数的女人。男人只要有手段,何必担心女人去偷人?男人要是没本事,贞洁烈妇也会变得像个荡妇。看事情全面点,明白了吗?”

  “祖父我明白了。我明天就去蓟城接我的媳妇回来。”话音刚落一脸得意的曹操就走了进来。他接过父亲递给他的画像看了一眼,随后他不无得意的说道:“哟,还是个美人儿呢。又有一身的勇武。祖父还真是个挑了个好模样的美人儿呢。”

  曹腾看到曹操的反应不由满意的笑了,还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曹嵩一眼,随后继续对曹操说道:“美人儿是美人儿可我听说她可不太检点啊。嘿嘿。”

  曹操一听却高兴了,他笑对道:“祖父,我可不喜欢唯唯诺诺的点头虫。她喜欢起烈马我也喜欢。喜欢骑烈马就是喜欢烈马的狂放不羁和驯服烈马的成就感。不然的话骑一匹唯唯诺诺病病殃殃的马还不如骑牛骑驴来得自在。”

  曹腾一听,点了点头说道:“恩,好。是个男人。杂家本就是个宦官,你们也是宦官的子孙。要说脸面,还有比咱们家更不要脸的吗?只不过你爹做过三公,金贵了,知道爱惜名节了,我可不在乎。我就知道你需要苏家这个闺女,有了她你才能保住曹家。”

  曹操:“祖父大人,刚才您说天下即将大乱是真的么?”

  曹腾苦笑了一声便点点头说道:“是啊,如果陛下熬不过这一关,天下大乱就为期不远了。”

  曹操赶忙说道:“那就不能辅佐新君再建盛世吗?”

  曹腾:“唉,谈何容易。陛下只有一个太子,而太子的身子更弱会不会走在陛下的前面都很难说。而太子只有两个太孙,大太孙年长但优柔寡断。二太孙年纪太小但却机敏。我大汉至少需要二十年才可以步入正轨。回归万年大道。”

  曹操一听此言竟占了起来说道:“那我就保大汉两个二十年。”

  曹腾:“那四十年后呢?”

  曹操:“四十年后自有我曹家后人,取而代之。”

  曹腾听完哈哈大笑,曹操也附和着笑了起来。自此以后在曹操六十六年的寿命中曹操终生未叛大汉。大汉也险之又险的在曹操这个奸雄手中。曹操当年二十六岁(正史记载此时二十一岁),他完完整整。

  很多年后曹操对所有人说:“如果我死,天下不知将有几人称王称霸。”当时我也在场,虽然那时他已生华发,但我却不曾半分怀疑他那句话。

  曹操披起一袭蔚蓝色的蜀锦披风大喊一声:“诸将何在?”

  听到曹操的一声传唤,曹仁,曹洪,夏侯渊,夏侯恩等一干诸将纷纷领着自家的兵士纷纷齐聚。

  曹操大手一挥,“目标蓟城,出发!”杏吧首发

  伴随着一句“出发”的号令发出,曹操首先跃上战马。随后,无数匹战马纷纷在骑士们的催促和吆喝下各个仿佛离弦之箭一般纷纷跃起。

  战马们巨大的轰鸣声震醒了曹家上上下下的所有人。他们都纷纷从窗户里探出头来,在这群人之中就有十岁的曹操长子曹昂,和年仅两岁的曹丕。

  他们的生母为卞氏,在原本的历史中两年后他们的母亲就该成为曹操的正妻。但由于我的出现他们现在和以后都很难摆脱庶子的身份。(古人一般不会在娶妻之前纳妾,但如果有婚约的女子年龄太小,男子一般会提前纳妾。我和曹操就属于这种情况。)曹昂:“父亲好威风,我们以后也要成为父亲一样的人。”杏吧首发

  曹丕:“我才不要,你看看父亲又让娘亲哭了。以后我要成为不让娘亲哭的人。”

  曹昂:“二弟慎言,父亲此去是接正妻回府。以后父亲和正妻生下的儿子将是我们一生追随的主人。你和我都要记好了。要知道大丈夫可以不任命,可以不谄媚,但不可以无忠义。二弟你可要记好了。”

  曹丕:“我才不要什么正妻回府。我巴不得她死在外面,这样咱娘就不用害怕那个正妻了。”

  曹昂:“二弟,你一个才会说话的娃娃家。为兄可以不难为你,如果你再犯我一定抓你去见祖父。”

  卞氏看着自己两个儿子的背影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恶狠狠的嘀咕道:“曹吉利,曹阿瞒,(曹操别名)你好狠的心啊。我诅咒你和那个姓苏的贱人不得好死。”

  蓟城苏府内,我的鼻子一酸“阿呫”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杏吧首发

  我喃喃自语道:“奇怪了,怎么无缘无故打喷嚏……张虎头快说是不是你在想我?”杏吧首发

  张虎头:“嘿嘿,这么灵验啊。我是在想,让你给我生一个娃呢,还是一堆娃呢。”

  我:“去你的,就你不正经。该你了快开始吧。”

  此时的我们经过了刚刚在浴桶内的缠绵,已经在巨大的浴桶上架起了一个我带到这个时代的第一样东西“大富翁”。

  众所周知的大富翁是一款台湾游戏,但在电子游戏出现的几十年前的美国就已经出现了大富翁棋。其实这种游戏棋很简单就是买房和买地的游戏,在棋盘的每个格子中大多数的格子都是可以在那里购置房屋的。经过自己的地段不收钱,经过别人的地段则要收费。游戏棋带有游戏钱币,和房屋。人们需要以骰子摇动而确定移动的步数。不过我毕竟是二十一世纪来的女人,大富翁这款游戏无论是游戏棋还是电子游戏我都烂熟于心,于是我在游戏棋的基础上又加上了技能卡。比如“乌龟卡”对对方使用可以在对方的脸上画乌龟。再比如“纸条卡”对其他玩家使用可以在对方的脸上贴纸条。最后最极端的就是最符合这个时代,以及区域特点的卡片“匈奴入侵”卡,这种卡片一旦使用将可以摧毁一切房屋,当然也包括自己的房屋。是拖人下水,损人不利己的最佳配方。

  最后我也将骰子变为了汉代所有人都最喜欢的投斛。这种掷签游戏主要就是利用将竹签成弧线的抛射而落入斛中。于是我就将标写着不同数字的斛依次排列,分别以“一”为最近“六”为最远。

  游戏已经进入了我完全的优势阶段。我已经将几乎全部的可购买地段都插上了我的小旗子。而张虎头则一个旗子都没有。其实之所以能这么大规模领先其实是离不开我的算计的。我将棋盘设计为三百六十六个格子,逢六和六的倍数我就设置一些不能购买房屋的区域,比如道具店啊,比如监狱啊,再比如被狗咬倒退十二步啊之类的,也偏巧张虎头看着聪明其实傻乎乎的只知道扔最远的那个斛。

  我几乎都快怀疑这个傻子的智商了,虽然这个棋是谁先走完三圈谁获胜。可你一个房子都没有后果是很严重的,很容易因为被各种扣钱而导致提前破产的。这个傻子的低智商都可以骗到我在这个世界的第一次,我要不要这么失败啊。

  老天爷啊,让这个傻子人品大爆发赢了我吧。毕竟我的男人这么傻可对我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啊。

  张飞忽然大喊道:“哈哈,这次终于没有被狗咬。是道具店,是道具店。我一定要买到亲嘴卡,让我亲亲你下面那张小嘴。”

  我大喊道:“张虎头你变态。哪里有那种卡。你快掏钱,抽卡。”

  张虎头一听才悻悻地说道:“啊?没有亲嘴卡啊。无聊。”杏吧首发

  我看着他依旧色眯眯的在盯着我胸部的样子不由潜意识的赶忙捂住胸部说道:“张虎头你别过来啊,说好了玩游戏就好好玩的。你这样调戏我,可就没意思了。快,掏钱,抽卡。”

  张虎头看到我似乎要生气了,于是才说道:“哦,好吧。不过记得下次加入口交卡,亲嘴卡和做爱卡才刺激。”

  我:“切,谁都像你那么变态。抽卡吧。”杏吧首发

  张虎头,有气无力的抽出一张卡片。他先是有些无奈的瞄了一眼卡片,随后他又不可思议的看了一遍,最后他竟然兴奋的数起来了我的小旗子数量,他兴奋的说道:“哈哈,太好了,太好了。这张卡可比口交卡有意思多了。”

  我不可思议的说道:“喂,张虎头,张虎头,你没疯吧。我都快赢了啊,你抽到了什么卡片居然这么大惊小怪的。”

  张虎头得意洋洋的说道:“娘子,我给你个机会叫我一声‘好相公’在让我摸摸你的奶子,我就答应你不使用这张卡。”

  我看着张虎头得意洋洋的样子,居然感觉那样子居然感觉好恶心。杏吧首发

  我:“瞧你那个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我就不要这次机会。来吧,让我看看。”杏吧首发

  张虎头一听赶忙捂住卡片,一副誓死不从的样子。杏吧首发

  我笑道:“嘿嘿,张虎头你不会那么走运抽到那张一点作用都没有的白卡吧。哈哈哈,刚才还装神弄鬼的吓唬我。”

  张虎头:“那……雪凝,我可要告诉你,我如果让你看了那么你再要反悔,可要被我再弄一次。”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说道:“张虎头,你没疯吧。我的红旗已经到处都是了,你还让我向你求饶?呵呵,没事。亮出来让姐姐我看看。是什么卡片让你有这种底气。”

  张虎头亮出了卡片,我惊呆了。

  居然

  居然是

  居然是匈奴入侵卡。杏吧首发

  张虎头你这个贱人。

  就在我因为看到这张卡片而发呆的时候。张虎头却已经数起来了我的红旗。

  张虎头:“九十八,九十九,一百……哇你居然有一百五十个红旗啊,娘子。看来我如果不用这张卡片根本营不了啊。因为后面根本也没有一百五十个房屋让我买啊。要不,要不,我就用一下。”

  我的天啊,你这个混蛋要不要这么卑鄙啊。

  这些小红旗可是老娘每次都扔一,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插上去的啊。你要敢拔老娘废了你。

  我虽然心里说的狠毒,但我还是不想掀棋盘秀节操。于是我故意靠过去,笑嘻嘻的说道:“好相公,你最帅了。你看我就是个小女子挣个红旗怪不容易的。你就饶了我吧。”

  张虎头此时却拿起了架子,扣了下耳朵随后说道:“哦,娘子,你说什么?我刚才掏耳朵没听到。”

  贱人,贱人,贱人!

  啊……我要杀了他。

  我:“恩,没事。好相公,这次人家慢慢说你可要听仔细了。人家想求你放过人家嘛。”说着我还将他的大手放在我的胸部上。

  张虎头犹豫了一下,随后说道:“哦……”

  哦,是什么意思。

  是要答应吗?

  张虎头:“哦……不行。”

  你妹的,我要杀了他。

  我要杀了他。

  我还是继续说道:“求求你了,让人家就这样呗。不要用那个大招了嘛。人家可是你老婆嘛。不要辣手摧花嘛。”

  张虎头:“嘿嘿嘿,我要啪啪啪。”

  啪啪啪三个响亮的耳光响起,张虎头捂着发红的左脸欲哭无泪的看着我。

  我则坏笑着拿过那张卡片说道:“嘿嘿,相公啪啪啪给你了。三下,一下不多一下不少。您还真是体贴呢,是不是早就看出我要揍你了呢?谢谢老公。么么哒。”

  另一端蓟城郊外一百里的山寨中,黑山贼的大首领张燕儿正在接待一个头包黄巾的客人。那个客人说道:“燕儿姑娘如果您带领黑山的姐妹入我们太平道。我们大贤良师说了,一律大大有赏,外加官升三级。您就是日后的女元帅统领天下女兵。”

  张燕儿一听,便一甩脑后的雉鸡绫(类似于所有吕布画中的两条红色长羽),呵呵笑道:“你家大贤良师历来是无利不起早,不知这次差你前来可有何吩咐?”

  使者:“燕儿姑娘取笑了。我家大贤良师只是让您做一件小事。”杏吧首发

            【未完待续】

            字数:5888